当前位置:首页 > 个人杂谈 > 正文内容

嘉兴“零号”病例令人匪夷所思的行程

作者: 葛一速 | 日期: 2022-04-11 | 分类: 个人杂谈

“零号”病例的行程轨迹有多匪夷所思?通过仔细对比发现,居然和杭州“阳性母女”一样,行程让人觉得很诡异。

51岁的姜某某,安微籍流浪乞讨人员,3月29日22时,姜某某乘坐D3059次列车抵达高铁喜兴南站,当晚没出车站,在车站“公厕内”休息。此后,一直在车站内“各家餐厅”和“检票口外侧”附近逛荡,直至中午11点左右,乘坐“出租车”离开南站。

嘉兴“零号”病例令人匪夷所思的行程

之后到达海宁市硖石街道,还专门在硖石人流量最密集的街上晃荡了好几天,而令人紧张的是,在此期间,他还有把口罩拉下来,甚至往地上吐痰的行为。

这里就有几个疑问:

1、阳性的姜某某是怎么进出上海、嘉兴两地火车站,是否出示过“健康码”和“行程码”;

2、“专业流浪汉”,这里称为“专业”是因为他既可以坐高铁,又可以打100多块钱的出租车,从嘉兴南到海宁打出租车需要113块钱;

3、如果他的目标地是海宁,那么从上海出发,直接到海宁的高铁只需要16块钱,为什么不直接花16块钱直接坐高铁到海宁,而是非要太费周折到喜兴呢。

4、从监示画面看到,姜某某进入人员聚集的服装店,所穿的衣服也并不像流浪汉所穿,而且有网友扒出,这个男子所穿的衣服的官网,男女同款价格为939;

5、G WH “思维清晰”及“身材笔直”的专业流浪汉,如果知道自己是阳性,浙江隔离酒店条件非常好,有吃有喝住在那它不香吗?为什么他要近不及待且毫不避违的到镍乱窜,而是是短时间内跑到多个人员聚集的地方。还躲过了当地大部分的监控。一直到4月6号凌晨,姜某某才在农田里被找到。

6、姜某某被找到的时候,他还口口声声称自己是个家民,爷爷是红军且拒不配合流调工作。这究竟是偶然还是有意为之呢?如果只是偶然,那为什么拒绝配合流调。真相到底好何,我们只能静待调查。

当然,姜某某如果不知道自己是阳性,出行符合规定的话,那么治罪恶也当慎重,对于这件事情,欢迎大家留立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〖葛一速博客〗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!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geyisu.com/2477.html

  • 评论:(0)

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,你还等什么?

◎欢迎大家参与讨论

站内搜索